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淫男乱女 90. 癡情的玫瑰
淫男乱女 90. 癡情的玫瑰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哥哥干|哥哥干,哥也爱,俺去也,哥哥去,狠狠撸,妹妹干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
      

 90. 癡情的玫瑰此刻美菱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桌子上这束红玫瑰,心里甜甜的。

  这玫瑰今天上午是尚文彬送的。尚文彬是和美菱同一个办公室的尚学君老师

的弟弟,今年二十五岁,自己经营一家电脑公司,大约182 公分的个子,带一副

近视镜很斯文。

  刚过完年的时候,尚学君的儿子过百天酒宴上,美菱和尚文彬认识的,从那

天开始,尚文彬就喜欢上了美菱。等到美菱开学上班后,他是每天一束红玫瑰送

到办公室来,尚学君说:“我弟弟这人特癡情,他是盯上你了!”

  追求美菱的人很多,尚文彬不是最优秀的一个,但是却是让美菱最动心的一

个,虽然才和他见过一面,但是在美菱的心里总觉得好像早就认识了一般。

  今天送来的玫瑰花里夹了一个纸片,邀请美菱一起去听音乐会,美菱正考虑

去不去赴这个约会。

  尚学君坐在自己的桌子前说:“美菱,马上就下班了,去不去你给我弟弟打

个电话,别让他傻等着,这小子今天一天没有接到你的信,这心里不定咋闹腾呢!”

  美菱回过头说:“我没有思想準备啊!”

  “咋没有準备啊,这花从咱上班到现在,除了周六周日,已经送了17束了,

你会不明白?会没有準备?不是我自夸啊,我弟弟绝对优秀,人精明而不奸猾,

厚道诚实,就在大学二年的时候处过一个女朋友,毕业就分手了,如果你要是同

意的话,你就是第二个!”

  “真的假的?”

  “我骗你不是人!”

  美菱眨眨眼睛笑着说:“那我——去?”

  “去!”

  “去?”

  “去!别婆婆妈妈的,去!”尚学君坚定的说。

  美菱站起来说:“那我先走一步了,回家换套衣服!”

  尚学君点点头笑的象朵花似的,看着美菱拎着包走出了办公室,忙掏出手机

给弟弟报告。

          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
  小雄今天给浩明打了一天的电话也不通,于是放学后他直奔浩明的服装店。

  进门就看到浩明妈妈丛姨正在点货,小雄从后面抱住丛姨的腰,丛姨吓了一

跳,扭头一看嗔骂道:“小鼈犊子,吓死我了!”

  小雄在她后颈上吻了一口问:“浩明呢?一天电话也不通?”

  “他啊?手机丢了,才又买了一个,可能还没有来的及告诉你新号吧!他在

里面了!”

  小雄松开丛姨向后面的储物间走去,丛姨说:“你轻点,他在那里肏李贞呢!”

  小雄轻手轻脚的走过去,储物间没有门,用一个白布帘子挡着,小雄掀起布

帘子就看到,李贞挽着腰扶着桌子,屁股后翘,浩明站在她的身后按着她的屁股

正一下一下的肏弄。

  每肏顶一下,李贞就舒服的低低呻吟一声,由于的侧对着门口,李贞的头又

是向里面偏着,所以她没有看到小雄,而浩明却看到了,他笑着沖小雄点点头。

  小雄解开裤带慢慢走过去,抓住了李贞的头发,把她的头扭了过来,首先映

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大鸡巴,她放蕩的笑道:“你也来凑热闹!”张嘴把小雄

的鸡巴含到了嘴里用力的吮吸……

  “肏,你俩啥时候搞上的?”小雄问。

  浩明说:“半个月前吧!”

  “哦,你知道不?她是我老丈母娘,你肏她,成我什麽了?”

  浩明嬉皮笑脸的说:“我是你老丈人!”

  “肏,我还是你爹呢!”小雄笑骂道,让鸡巴在李贞的嘴里抽动着。

  浩明在小雄肩头上拍了一下说:“给你过过瘾啊!”把鸡巴抽了出来,小雄

转过去,把鸡巴插到李贞骚屄中说:“丈母娘啊,你个骚屄!肏死你!”

  李贞淫蕩的笑道:“好啊!有能耐你就肏死我!”

  小雄从后面抱起她,就象给婴儿把尿似的,鸡巴还插在她的屄中,“浩明,

来你从前面肏到她屄里!”

  “我靠,俩鸡巴进一个洞行吗?”

  “试试吧!”

  浩明手扶着自己的鸡巴从小雄和李贞的结合处的缝隙间往里插,李贞叫道:

“这不行的!你俩想肏裂我啊!”

  “你们不能小点声啊!”丛姨听到李贞的大叫,喊了一句。

  李贞说:“丛姐,你来管管他俩啊,两个鸡巴要都插到我屄里!”

  丛姨好奇的走过来,看到儿子的鸡巴已经肏进去一半了,她笑道:“这俩孩

子花样还真不少!”

  “你不管啊!?”李贞抗议说。

  “我才懒的管呢!你舒服着呢!”丛姨笑着转身出去,却是去把店门关上,

从衣服架下找出了一块毡子铺在地上说:“你们出来玩吧!”

  浩明的鸡巴已经全都插进去了,和小雄一个抽一个插的配合着,他听到妈妈

的呼唤,把头从布帘子伸出来,看到妈妈正在脱衣服,他笑着对小雄说:“我妈

发骚了!”就把鸡巴抽出来,走出储物间。

  小雄抱着李贞慢慢的走出去,“我靠,店都关了!”

  丛姨不好意思的脱去最后一件三角裤衩说:“嘿嘿!你们那麽大声,让人听

了咋受得了啊?”

  浩明在妈妈双腿间捞了一把说:“出了这麽多的水啊!”丛姨躺到了毡子上,

双腿分开,沖儿子招手,浩明跪下去把鸡巴顶在妈妈的淫穴上说:“妈妈,我来

了!”扛起她的双腿,屁股向前顶挺,大鸡巴就插进了他的出生地,那里温暖和

潮湿,鸡巴泡在淫水中恣意的抽动……

  小雄把李贞放到毡子上说:“来!和丛姨摆个一样的姿势!”李贞呵呵浪笑

着说:“我第一次看到浩明和丛姐做爱就是这个姿势!”她躺到毡子上,双腿擡

起放在小雄的肩头上,小雄的鸡巴插进了她的骚屄里,嘴里喊着:“一,二,一

……一,二,一……”

  浩明和着他的节拍,两个男孩一起抽动起来……

  “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天啊……哦……忒刺激了……喊着号子……肏屄

……啊……过瘾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在快点肏……啊……”丛姨放浪的叫着。

  “哦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好孩子……你们可真会肏啊……啊……配合的这麽默

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把娘的心都肏开了花……啊……啊……

使劲哟……啊……嗯哼……啊——”李贞的身体一个劲的向上挺动迎合。

  在两个淫蕩妇人的叫床声中,小雄和浩明互相看了一眼,立即换位置,换了

位置后把两个妇人翻过去,让她们跪在毡子上,从后面插进去,在多汁的阴道里

狠狠的顶撞……

  两个蕩妇摇头晃脑的浪叫,乳房在身下摆动,头发飘来蕩去。

  “丛姨好宝贝,亲亲贞姨那风骚的小嘴!”小雄拍打着丛姨的屁股说。

  丛姨侧过头去说:“妹子,把你的嘴伸过来!”李贞笑盈盈的把头探近丛惠,

和她吻在一起,两条舌头互相勾动……

          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
  此刻,美菱和尚学彬正坐在电影院里听音乐会,当莫扎特的《小夜曲》响起

的时候,尚学彬颤抖着抓住了她的手。

  美菱扭头看了他一眼,反手抓紧了他,他的心“怦怦”的跳的更剧烈了。就

这样一直握到中场休息的时候也没有敢在进一步,两人到大厅里要了两杯咖啡,

尚学彬不太敢擡头看美菱。

  美菱“噗滋!”笑出了声问:“你从来都是这样吗?请女孩子喝咖啡一句话

也不说?”

  尚学彬红着脸喃呢着说:“……不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就是……就是你……”

  “爲什麽?怕我吃了你啊?”

  “不……不……你忒漂亮了,我自贱惭愧!”

  美菱真诚的说:“尚学彬,你别这样,我可看不上唯唯诺诺的男人,是男人

就应该豪气些!”

  “你……教训的对!我……”

  这时候下半场演出的铃声响了,两人重新坐回座位上去,这此美菱主动的拉

住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腿上,而用另一只手盖住他的手,把头靠在他的肩头上。

  尚学彬激动的犹犹豫豫的伸出另一条胳臂搭在美菱的肩头上,很轻的放在上

面,美菱回手把他搭在自己肩头上的手压了压,尚学彬在木呐也知道美女的暗示

啊,他紧紧的搂住了美菱的肩头,心里好幸福。

          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×

  小雄和浩明躺在毡子上,丛姨和李贞分别爲俩人带上保险套,坐到他们身上,

把鸡巴吞入菊花门里,也就动了二十几下,浩明就在妈妈的屁眼里一泄如注,妈

妈感觉到而来他鸡巴的脉动,用力夹住鸡巴,等他射完后擡起屁股,回手把保险

套拉下来,放到一边,低下头含住儿子的鸡巴舔舐上面的精液……

  李贞耸动身躯浪叫着:“爽啊!屁眼好爽啊!啊!啊!啊……”

  小雄向上挺动下体,使鸡巴在李贞的屁眼里能充分的长进长出,大龟头刮磨

的直肠很刺激,李贞几近疯狂的扭动套动……

  浩明的鸡巴在妈妈吮吸下又膨胀了,妈妈牵引着他的鸡巴放在了李贞的骚屄

上面说:“儿子,肏她!你俩一起肏她,就象前几天肏我那样肏她!”

  浩明跪在毡子上,托起李贞双腿,鸡巴就插进了她的屄中,狠狠的顶着,每

顶一下都能感觉到隔壁小雄鸡巴的火热和坚挺……

  “哦……我的天啊……肏死人了……啊……啊!……啊!……啊!……哎哟

……啊!……好过瘾啊!哈啊!……啊……我从没有这麽玩过……啊……啊……

啊……前后两个大鸡巴……哎哟……舒服啊!……太爽了!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

哼——啊!”李贞尖叫着到了高潮,阴道和肛门同时收缩,一股股阴精泄了出来,

浇在浩明的龟头上,刺激的浩明更是快速的抽动……

  小雄推开了李贞坐起来,自己拿掉了保险套,沖丛姨点点头,丛姨又拿出一

个保险套给小雄戴上,而她坐到小雄身上,用屁眼吞下小雄的鸡巴,上下套动…

  浩明抽出了鸡巴又插进妈妈的屄中,和小雄一起肏起了妈妈……

  “哦……舒服……丛姨的大屁眼真是好啊!肏!”小雄用力挺了挺。

  “好就使劲肏!啊……”丛姨浪叫着,身体后仰,双手支撑在小雄肩头上,

  突然,小雄大叫了一声,精液射了出来,丛惠隔着保险套都能感觉出精液的

射力。等小雄射完了,丛惠挪动身体从小雄身上下来,躺在毡子上,双腿搭在儿

子肩头上,任儿子勇猛的肏她……

  小雄拿掉保险套喘了口子站起来开始穿衣服,“几位,我先走了啊!你们慢

慢玩!浩明啊,这个周五是我妈的生日,晚上六点半到我家去,有个party !”

  “行,我保证準时到!”浩明用力在妈妈屄里抽动说。

  “有我们份没有?”丛姨问。

  小雄说:“我妈不同意办,没有请人,只是我想送我妈一份礼物!所以……”

  “哦……明白!”丛姨继续享受着儿子的坚挺沖力。

  小雄从后门出去,拐了两个弯就上了马路,等了不到五分锺公汽就来了,他

跳了上去,现在的车上人很多,根本没有座位,拥挤着好不容易的到了中转站,

下了车又等了将近十分锺车来了,这是5 路车人比较少。

  到站下车在走100 米就到了小雄家的小区,他看到吴英的网吧隔壁的饭店变

成了酒吧,看情况好象今天才开业,《红玫瑰酒吧》,名字不错。

  小雄看天色还早,就走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