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淫男乱女74. 女孩白雪
淫男乱女74. 女孩白雪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哥哥干|哥哥干,哥也爱,俺去也,哥哥去,狠狠撸,妹妹干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
      

74. 女孩白雪初七的下午,小雄手里攥着两张电影票在电影院门前等白云,

电影开演前十分锺,一个身穿白色大衣的女孩走过来,她在四下看看,看到了小

雄,向他走来,到了小雄面前,问:“你是李力雄吗?”

  小雄看了她一眼说:“我是,你……”

  “哦!我是白云的妹妹白雪!”

  “哦……你好!你姐姐呢?”

  “对不起啊!雄哥,昨天我姐姐去给我爸爸送饭,谁知道回来时候变天了刮

起风,她受凉了感冒了,来不了了!”

  “啊!?严重吗?我去看看吧!”

  “不用了,我姐说她就是头有点晕,怕你着急让我来告诉你声!”

  “哦!谢谢你啊!”

  “不用客气,我姐说,我在家没有事,让我来陪你看吧!行吗?”

  “行!我们进去吧!就要开演了!”

  白雪很大方的随小雄进了电影院,小雄带她进了包厢,白雪说:“哇!我还

第一次坐在包厢里看电影,好贵的吧?”

  小雄帮她把大衣挂起来说:“还行!100 块钱!”

  “这麽贵还叫还行?听姐说你家很有钱!”

  小雄笑了笑,这个白雪和姐姐的文静不同,是个活泼的女孩,她不知道眼前

这个帅哥就是好朋友格格的男朋友。

  她一笑起来,脑后的马尾辫子晃蕩着,晃的小雄心里直痒,本来想趁今天看

电影和白云亲热一次。

  小雄喊来了服务员,买了苞米花和饮料,这时候灯灭了,电影开始了。

  电影名字叫《饺子》,有点恐怖,也有几个激情的镜头,演到恐怖镜头时候,

白雪就紧紧抓住小雄的胳臂,到了激情镜头时候,她就不好意思的地下头偷偷的

看,小雄觉的很好玩。

  从电影院出来后,小雄说:“我请你吃饭吧!”

  白雪笑盈盈的邪着眼问:“爲什麽啊?有什麽目的?”

  “哈哈!目的有两个,一是给你留个好印象,回去在你姐面前给我吹点好风,

二是你很可爱,请可爱的女孩吃饭不应该吗?”

  “嗯!这第二点我喜欢听!好!就给你面子,我要吃肯德基!”

  “没问题!”

  在肯德基中,她要了一份套餐,小雄要了个汉堡和一份鸡柳。当白雪拿起汉

堡时候,神色暗淡了下来,细心的小雄问:“咋了?不喜欢!”

  “喜欢!你别介意啊!看到汉堡让我想起了去年过生日时候!”

  “哦?来这里吃的?”

  “不是!我最喜欢吃肯德基了,去年过生日的时候,我不吵着要吃肯德基,

但是一套要二十多块啊!那时候又正赶上月末,家里就乘100 块钱,爸爸直歎气,

妈妈第一次打了我,虽然只是轻轻的打了一下,但是我感到好委屈,把自己锁在

房子里哭,我听到爸爸和妈妈在客厅里吵架,半夜快十一点的时候,我被姐姐叫

醒了,手里捧着热乎乎的汉堡和薯条,还有瓶可乐。姐姐看我吃的很香,她的脸

上挂着乖乖的笑。一个多月后我偷听姐姐和朋友的电话才知道,就是那天姐姐第

一次走进发廊做了洗头妹,也是从那天起姐姐隔三岔五的给我买好吃的。”白雪

的眼泪在美丽的眼眶里打转,“这个电话对我感触太深了,我才明白我们家现在

和以前不同了,我也开始懂事了,也是这个电话让我知道了姐姐对我的爱!所以

……你不许欺负我姐姐!”

  小雄在白雪柔嫩的小手上拍了拍说:“你放心吧!”

  “姐本来是能考上大学的,但是她依然放弃了,去了护校,都是爲了省钱!”

  “小雪,我能这麽叫你吗?我很尊敬你姐姐,并不因爲她现在打的这份工而

看不起她,反而认爲她是个自强自立,孝顺父母,爱惜姐妹情的好女孩,比我要

强上百倍。”

  “雄哥,你能这麽想,我真的好高兴,说明姐姐眼光不错!”白雪拭去了眼

泪,探头在小雄的脸上亲了一下说,“吃吧,一会儿好凉了!”

  吃完了肯德基,小雄把白雪送到了她家所在的小区门口,看着她进了小区才

转身离开。

  小雄没有回家,而是去了自己的小窝,刚上楼就看到蕾蕾蹲在门前,小雄拉

起她问:“你傻啊?咋不打电话呢?来多久了?”

  蕾蕾说:“十分锺吧,我从我小叔家出来,突然想来看看你,给你家打电话,

你妈妈说你出去了,说是到这里来了,我就想来看看你又领那个女孩在这里鬼混

呢!”

  小雄搂了搂她说:“就领你在这里鬼混呢!”伸手用钥匙开了门,把蕾蕾拽

了进去。

  “我才不和你鬼混呢!”蕾蕾脱去大衣娇嗔的说。

  小雄紧紧搂住了蕾蕾伸进她的上衣里,穿过乳罩摸捏着她的乳头,亲吻她的

颈项,“蕾蕾,我爱你!”

  小雄把手慢慢的想下游移,当手到达她的腰部时,小雄突然加快了移动的速

度,把手伸进了她的裤子里,哦!天哪,真是尤物,小雄的手感受着她的耻毛,

轻轻的用手指摩擦她的阴蒂。这个时候,她突然伸出了它的手抓住小雄想要继续

探索的手,说:“不要了,你怎麽那麽坏?”小雄说:“没听说吗?男人不坏女

人不爱。”

  “啊┅┅啊┅┅不要┅┅不┅┅啊┅┅啊┅┅”随着小雄将手指伸进蕾蕾的

阴道,她像梦呓般的浪叫着。蕾蕾被小雄弄得浑身趐麻酸软,渐渐地身体开始不

安的扭动着,嘴里也开始发出叫春般的呻吟声,再也不挣扎了,她的手也自然的

伸到小雄的胯下┅┅“好大啊!老公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小雄没听她下面讲什麽,

三下五除二把她的衣服剥下来。小雄清楚的可以看见呈半锺状黑色蕾边胸罩以及

35C 坚挺乳房和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,透过薄纱,浓密的黑色阴毛在那件又窄

又小的黑色蕾丝网状镂空三角裤里。

  小雄脱下她的内裤,把她抱起来说:“宝贝,今天别走了,留下来和我一起

睡吧!”进了卧室把她放到床上,分开她的双腿,哇!蕾蕾的阴唇正缓缓的流下

淫水,小雄爬上床将脸贴上阴户,用舌头顶开那大阴唇,不断的舔着蕾蕾的小穴。

  “哦……先别……我给我妈打个电话,告诉她一声……哦……你坏死了……”

  “先干一炮在打电话吧!”

  “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好┅┅好┅┅”蕾蕾终于忍不住说了声好。小雄更加

卖力的用舌头舔吮,两手往上伸紧握着双乳拼命的用力揉捏。

  随后蕾蕾的小穴不断的抖动着,每抖一下就溢出一股淫水,不一会整片床单

都湿了。一旦心房打开,办起事情也比较方便多了,她沈浸于小雄煽情的攻势。

  自打被小雄干过之后,她对小雄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变的乖顺了。

  半响蕾蕾不胜娇羞、粉脸通红、媚眼微闭轻柔的娇呼道∶“啊┅┅雄哥┅┅

我好舒服┅┅”小雄一听蕾蕾动了春心,乐得动作更加快。

  蕾蕾感觉到她那娇嫩的小屄深处就像虫爬蚁咬似的又难受又舒服,说不出的

快感全身蕩漾回旋着。

  于是小雄将蕾蕾的双腿挪开,握着自己的鸡巴放在蕾蕾的阴核上缓慢的磨蹭

着,点燃的欲火情焰,促使蕾蕾爆发风骚淫蕩的本能,她浪吟娇哼、朱唇微啓,

频频发出销魂的叫春声“喔┅┅喔┅┅哥哥┅┅好┅┅好舒服┅┅你┅┅”

  蕾蕾被小雄逗得痒入心底,阵阵快感电流般地袭来,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、

左右扭摆着,全身阵阵颤动,弯起玉腿把肥臀擡得更高,小穴更爲凸出。蕾蕾正

处于兴奋的状态,急需要大鸡巴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欲火,

看蕾蕾骚媚淫蕩饑渴难耐的神情,小雄不再犹豫的对準穴口猛地插进去。

  “滋!”的一声直捣到底,大龟头顶住蕾蕾的花心深处,小雄觉得蕾蕾的小

穴里又暖又紧,穴里嫩肉把鸡巴包得紧紧真是舒服透顶。

  蕾蕾娇喘呼呼的说∶“啊哟!哥哥┅┅你真狠心啊┅┅你的鸡巴这麽大┅┅

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┅┅就猛的一插到底┅┅”

  小雄说“宝贝,你的小屄就是给我长的,咱俩正配套,别装了,看你骚的!

都该抗洪了!”

  蕾蕾在小雄肩头上无力的捶打着说:“你才骚呢!哦……”

  小雄先使出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插着。

  大约五百多下后,蕾蕾原本紧抱小雄的双手移动来到小雄的臀上,随着上下

起伏的动作而猛力的压着,她浪吟娇哼、檀口微啓,频频发出销魂蚀骨的呻吟∶

“喔┅┅喔太爽了┅┅好┅┅好舒服┅┅小穴受不了了┅┅你┅┅哥哥┅┅好神

勇啊┅┅”强忍的欢愉终于转爲治蕩的欢叫,春意燎燃、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无法

矜持,颤声浪哼不已∶“嗯┅┅唔┅┅啊┅┅哥哥┅┅你再┅┅再用力点┅┅”

  “叫亲哥哥的┅┅叫亲哥哥┅┅不然我不肏你的屄了┅┅”小雄故意停止抽

动大鸡巴。

  蕾蕾娇急得粉脸涨红∶“嗯┅┅讨厌┅┅亲┅┅亲哥哥┅┅我的亲哥哥┅┅”

小雄闻言大乐地连番用力抽插鸡巴,粗大的鸡巴在蕾蕾那已被淫水湿润的小穴如

入无人之境地抽送着。

  “喔┅┅喔┅┅亲┅┅亲哥哥┅┅美死我了┅┅用力插┅┅啊┅┅哼┅┅妙

极了┅┅嗯┅┅哼┅┅”蕾蕾眯住含春的媚眼,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,

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叫床声,她那肥臀竟随着小雄的抽插不停地挺着、迎

着。

  “哎哟┅┅哥哥┅┅你的那个好┅┅粗┅┅肏得我要飞了┅┅”蕾蕾摆动着

头,开始胡天乱地的呻吟着。

  “妹妹┅┅骚老婆……你的小穴┅┅好温暖夹的大鸡巴┅┅好舒服┅┅喔┅

┅喔┅┅我┅┅要干死你┅┅要天天┅┅唔┅┅干你┅┅干死你!”小雄拼命的

像头野兽用力的插、再插,愈插愈快、愈快愈插┅┅“喔┅┅喔┅┅太爽了┅┅

好┅┅好舒服┅┅小穴受不了了┅┅你好棒呀┅┅啊┅┅”春意燎燃、芳心迷乱

的蕾蕾已再无法矜持,颤声浪哼不已∶“嗯┅┅唔啊┅┅┅┅你再┅┅再用力点

┅┅亲亲┅┅喔亲┅┅亲哥哥┅┅美死妹妹了┅┅用力插啊┅┅哼妙极了┅┅嗯

哼┅┅”

  蕾蕾的嫩屄在小雄粗大的鸡巴勇猛的沖刺下,连呼快活已把一切之事抛之九

宵云外,脑海里只充满着鱼水之欢的喜悦。小雄的鸡巴被蕾蕾那又窄又紧的嫩屄

夹得舒畅无比,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鸡巴在蕾蕾嫩屄里回旋着。

  “喔┅┅哥哥┅┅亲┅┅亲哥哥┅┅我被你插得好舒服┅┅”蕾蕾的小穴被

小雄又烫又硬的大鸡巴磨得舒服无比,尽情发挥淫蕩的本性,再顾不得羞耻只舒

爽得呻吟浪叫着。

  蕾蕾兴奋的双手紧紧搂住小雄,高擡的双脚紧紧勾住小雄的腰身,屁股拼命

的上下扭挺以迎合小雄鸡巴的旋磨,她已陶醉在小雄年少健壮的精力中!浪声滋

滋满床春色,嫩屄深深套住鸡巴如此的紧密旋磨令她销魂欲飞。

  蕾蕾被小雄肏得娇喘吁吁、香汗淋淋、媚眼微闭、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

足的欢悦,小嘴中只懂哼哼唧唧的呻吟∶“哎哟┅┅哥哥┅┅小雄好好爽┅┅亲

哥哥你┅你可真行喔┅┅喔┅┅我受┅┅受不了啊┅┅喔┅┅哎哟┅┅我爽死了

┅┅”

  蕾蕾放蕩淫秽的呻吟声从她那性感诱惑的豔红小嘴频频发出,滑潺潺的淫水

不断向外溢出沾湿了床单。

  他俩双双恣淫在肉欲的激情中!小雄嘴角溢着淫笑说∶“我的小蕾蕾,你满

意吗?你痛快吗?”

  “嗯嗯┅┅你真行啊┅┅干的我┅┅喔┅┅太爽了┅┅唉唷!”

  蕾蕾被小雄挑逗得心跳加剧、血液急循、欲火焚身、淫水横流,她难耐的娇

躯颤抖、呻吟不断。

  性器的结合,红涨的龟头不停在嫩屄里探索沖刺,鸡巴碰触子宫口産生更强

烈的快感,蕾蕾红着脸扭动腰肢说∶“我┅┅我和你做爱┅┅我的嫩屄被你插得

好舒服┅┅我让你给坏了……变成一个淫乱好色的女人┅┅小雄┅┅我喜欢哥哥

的┅┅爱你的大鸡巴┅┅”

  蕾蕾太舒畅得语无伦次了,简直成了春情蕩漾的淫妇蕩女,她不再矜持,放

浪的去迎接小雄的抽插。从有教养高雅气质的蕾蕾口里说出淫邪的浪语已表现出

女人的臣服,小雄姿意的把玩爱抚着那两颗丰盈柔软的乳房,她的乳房愈形坚挺,

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,浑身上下享受小雄百般的挑逗,使得阿娇琴呻吟

不已,媚眼微闭,淫浪媚的呻吟狂呼、全身颤动淫水不绝而出,娇美的粉脸更洋

溢着盎然春情。

  鸡巴不断将淫水自骚带出,像个抽水帮浦似的,发出「噗滋」、「噗滋」的

声音来。

  “蕾蕾你┅┅你的穴┅┅好┅┅好紧┅┅好暖┅┅夹的┅┅小弟弟┅┅好爽

┅┅吸的┅┅龟头都┅┅都趐了┅┅”

  “哎呀┅┅美死我了┅┅啊┅┅这是第三次了┅┅快┅┅再快用力┅┅我被

┅┅被你干上天了┅┅不行了┅┅我要┅┅要泄了┅┅”鸡巴在骚穴上狂插狠抽

的数百回,已快到极限要射精了,看到蕾蕾双腿在抖动,屁股向上一挺,一阵阵

的阴精洒在龟头上,小雄再也忍不住的大叫∶“啊┅┅小我也要射了┅┅」”一

股滚烫的元阳,似箭般的射向蕾蕾的穴心上,爽得蕾蕾紧抱着射精后趴在身上的

小雄,一阵狂吻┅┅小雄虽然射了精,但鸡巴却仍硬挺挺的插在蕾蕾的小屄里!

小雄将头埋在蕾蕾坚挺的双峰之中,一身是汗的喘息着趴在她身上,稍作片刻休

息。

  蕾蕾拿起毛巾爱怜的替小雄擦去满身的汗及湿淋淋的鸡巴,满足而撒骄的说

∶“你这冤家是想干死人家是吗?也不想想你这鸡巴又长又粗,像发疯似的拼命

狠插猛抽,骚穴都被你干烂了,现在还一阵阵火辣辣的┅┅”突然蕾蕾眼睛发亮

似的望着小雄那儿∶“咦!你不是射精了吗?怎麽鸡巴还这麽大、这麽硬?天啊,

不行!我得把燕子叫了,我自己一个人还不让你肏死啊!”

  小雄略带气喘的说:“不要,亲爱的,今天晚上就咱俩,不要别人打扰!”

  蕾蕾听了小雄的话,很高兴,她说:“雄哥,我去给妈妈打个电话!”

  她到客厅把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,找到手机,给妈妈打个电话。

  当她从客厅回来的时候,脸红红的,小雄问:“怎麽了?脸那麽红?”

  “都怪你!妈妈笑话我!”

  听到蕾蕾的话,小雄起身站在床边,把蕾蕾放倒在床上说:“她敢笑话我的

宝贝蕾蕾,看我咋惩罚她的女儿!”

  拉着蕾蕾的双腿架在肩上,使蕾蕾的屁股微微向上,整个骚穴红肿的呈现在

那。此时小雄只将大龟头在骚穴口那里磨啊磨的、转啊转的,有时用龟头顶撞阴

蒂,有时将鸡巴放在穴口上,上下摩擦着阴唇,或将龟头探进骚穴浅尝即止的随

即拔出,不断的玩弄着,就是不肯将大鸡巴尽根插入┅┅蕾蕾被逗的是骚穴痒得

要死,大量的淫水像小溪般不断的往外流!

  “嗯┅┅嗯┅┅哥哥啊┅┅别逗了┅┅你想痒死人家啊┅┅快┅┅快插进来

给妹妹止痒┅┅痒死了妹妹┅┅你可没得干了┅┅”

  小雄似老僧入定,对蕾蕾的淫声浪语、百般哀求,似充耳不闻,只顾继续忙

着玩弄。看着骚穴口那两片被逗的充血的阴唇,随着蕾蕾急促的呼吸在那一开一

阖的娇喘着,淫水潺潺的从穴口流出,把肥臀下的被单给湿了一大片┅┅蕾蕾每

当小雄的大鸡巴插进时,就忙将屁股往上迎去,希望能把大鸡巴给吞进,偏偏小

雄不如她的愿,只在穴口徘徊。

  “嗯┅┅哼┅┅哥哥啊┅┅别这样逗我┅┅我实在受不了了┅┅快插进来吧

┅┅我知道你厉害了┅┅快啊┅┅痒死我┅┅啊┅┅”

  在“啊”的一声中,小雄终于将大鸡巴给全根插进去直顶着子宫口,继而是

一阵研磨,使得蕾蕾浑身一阵颤栗。小雄这时两手把她的双腿抱住,大鸡巴缓缓

的抽插着嫩屄,每顶到子宫口时屁股就用力一挺!缓慢的进几步退一步,活像个

推不动车的老汉!小雄用的正是「老汉推车」这一招,配上「九浅一深」这一式!

  “喔┅┅喔┅┅好涨啊┅┅啊┅┅快┅┅快插深一点┅┅别┅┅别只插一下

┅┅我不┅┅不怕痛了┅┅快┅┅快用力插┅┅啊┅┅”

  这一声“啊”是小雄又把大鸡巴给全根插进,抽出前龟头还在子宫口转一下

才拔出来!小雄已不似先前的横沖直撞,将“九浅一深”的九浅,分成上下左右

中的浅插,只见鸡巴忽左忽右、忽上忽下的顶着,中是在穴内转一下再抽出,到

了一深才狠狠的全根插进,顶着子宫磨一磨才慢慢的拔出,周而複始的大干着┅

┅蕾蕾被插得不知如何是好,骚穴先被九浅给逗的痒死,再被一深给顶个充实!

那深深的一插将所有的搔痒给化解,全身舒爽的像漂浮在云端,但随之而来的却

又是掉到深渊的奇痒无比,就像天堂地狱般的轮回着!

  “啊呀┅┅哥哥你┅┅你是哪里学┅┅学的┅┅这┅┅这整人的招式┅┅太

奇┅┅妙了┅┅一颗心被┅┅抛上抛下的┅┅啊┅┅又顶到┅┅啊┅┅别┅┅别

拔出来┅┅再┅┅再肏我┅┅”

  蕾蕾被干得半闭着媚眼,脚丫子紧勾着小雄的脖子,屁股不断的向上迎合、

着,骚穴周围淫水决堤似的溢出,两手抓着丰满的乳房揉着,口中不断哼出美妙

的乐章∶“啊呀┅┅美啊┅┅多插┅┅多插几下┅┅到子宫┅┅痒┅┅痒死我了

┅┅啊┅┅爽死了┅┅老公┅┅插死我吧┅┅啊┅┅好┅┅快┅┅”

  小雄张开嘴巴咬住了她白嫩的小脚丫吸吮着,抽插着……

  就这样插了二百多下,觉得时候差不多了,开始加快速度,大鸡巴毫不留情

的尽根而入、次次到底的用力着!“蕾蕾┅┅我怎麽舍得痒死你┅┅干死你!这

招的滋味就是这个样┅┅现在就来帮你止痒了┅┅爽不爽啊┅┅还会痒吗?┅┅”

  蕾蕾被小雄这突如其来的沖击,使她一阵阵猛颤,全身有如被烈火焚烧,周

身颤抖而趐麻。这超然的大鸡巴,这别具滋味的招式,使蕾蕾不顾一切的奉献,

用尽所有力量迎凑着鸡巴,还娇呼着∶“啊┅┅哥哥┅┅我爱你┅┅我爱死┅┅

你的大肉┅┅大鸡巴了┅┅别┅┅别怕┅┅干死我吧┅┅我愿┅┅愿死在你┅┅

你的大鸡巴下┅┅快┅┅快用力┅┅再快一点┅┅”

  小雄看着蕾蕾扭动的身躯,知道她已进入疯狂的状态,遂抽插得更急更猛了,

像汽车引擎的活塞,将龟头不断顶着子宫撞击着,撞得蕾蕾便似暴风雨中的小舟

起伏不定!阵阵的沖击由阴道传至全身,蕾蕾被小雄插得已是陷入半昏迷状态,

口中呻吟着自己也不知的语言,配合着鸡巴不停的抽插骚穴所发出的声音,奏出

一首原始的乐曲┅┅小雄狂插狠抽的足有二百来下,蕾蕾突然大叫∶“啊┅┅不

行了┅┅肏死我了┅┅唷┅┅又泄┅┅泄泄了┅┅啊┅┅”一股浓浓的阴精沖向

小雄的龟头,小雄连忙舌尖顶着上颚,紧闭着口深深吸了两口气,眼观鼻、鼻观

心的将受阴精刺激得想射精的沖动给压下。

  这招控制射精是妈妈颖莉前几天告诉他的。

  蕾蕾从极度的高潮中渐渐醒转,发觉可爱又可恨的大鸡巴仍然深插在穴中,

半张着媚眼喘着说∶“嗯┅┅真被你给肏死了!怎麽一次比一次强?这次连精也

没射,大鸡巴比刚才更粗更烫了,还在我的屄里跳动着呢!”

  还泡在骚穴的大鸡巴,被泄了精的骚穴紧紧包裹着,子宫口像个顽皮的孩子

吸吮着龟头┅┅小雄抽出大鸡巴,用毛巾将沾满淫水与阴精的大鸡巴擦乾,再细

细的擦着蕾蕾的骚穴。

  擦干净后放下蕾蕾的双腿,将大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,使嫩屄整个突出,阴

唇一张一合的充满了淫靡的感官刺激!小雄翻身上床趴在蕾蕾的肚皮上,两人成

69式,大鸡巴插进她的樱桃小嘴!同时也用嘴吻着蕾蕾的阴蒂和阴唇,吻得她是

骚穴猛挺狂摇着,黏黏的淫水泊泊自骚流出,小雄张嘴吸入口中吞下!蕾蕾也不

甘示弱的吹起喇叭来,只见张大着樱桃小口含着半截大鸡巴,不断的吸吮吹舔!

双手一只握住露出半截的鸡巴上下套弄,一只手抚摸着睾丸,像玩着掌心雷似的!

  小雄被吸吮得浑身舒畅,尤其是马眼被蕾蕾用舌尖一卷,更是痛快无比!小

雄不禁用舌猛舔阴蒂、阴唇,嘴更用力着吸着娇嫩的屄┅┅蕾蕾终被舔的吐出大

鸡巴,含糊的叫道∶“唉啊┅┅受不了了!快来干小雄吧!”

  小雄存心整整蕾蕾,想起美好的的乳交!遂翻过身跪坐在蕾蕾胸前,粗长的

大鸡巴放在丰满的双峰间,双手将乳房往内一挤,包住大鸡巴开始抽动起来┅┅

蕾蕾心知肚明小雄这冤家不搞得自己痒得受不了,大鸡巴是不会往屄里送进去的,

知趣的将每次抽动突出的龟头给张嘴吸入“┅┅唔┅妙啊┅娇┅┅这跟小屄有异

曲同工之妙啊┅┅乳房又软又滑的┅嘴吸的更好┅┅啊┅┅妙┅┅”小雄很爽的

叫出来,速度也越来越快。

  蕾蕾吐出龟头,叫道∶“好心肝!骚穴痒得受不了┅┅这乳房也给你干了┅

┅喂喂骚穴吧┅┅真的需要啊┅┅”看着欲哭无泪的蕾蕾,心疼道∶“好!好!

我马上来你┅┅”说着起身下床,抱住大腿夹在腰上,龟头对着浪穴磨了两下,

臀部一沈,“咕滋┅┅”一声插进去。

  蕾蕾被鸭蛋般大的龟头顶着花心,骚穴内涨满充实,喘一口气说∶“好粗好

长的大鸡巴,塞得骚穴满满的┅┅”忙将双腿紧勾着小雄的腰,像深怕他给跑了,

一阵阵“咕滋!”、“咕滋!”的声响,肏得蕾蕾又浪声呻吟起来。

  “啊呀┅┅嗯┅┅子宫被┅┅被顶的麻麻的┅┅唷┅┅啊┅┅麻啊┅┅又痒

又麻┅┅啊┅┅别太用力啊┅┅有点痛啦┅┅喔┅┅喔……”

  小雄干着干着就把蕾蕾的手搭上自己的脖子,双手托住她屁股,一把将蕾蕾

抱起∶“蕾蕾┅┅我们换个姿势,这叫「骑驴过桥」,抱紧脖子,脚圈住我的腰,

可别掉下去了。”说完,就怀里抱着蕾蕾在房中漫步起来。

  随着小雄的走动,蕾蕾的身子一上一下的抛动,大鸡巴也在骚穴一进一出的

抽插着!由于身子悬空,骚穴紧紧夹着大鸡巴,龟头顶着花心!再说不能大刀阔

斧的干,龟头与花心一直摩擦着!

  蕾蕾被磨的是又痒又麻!口中频呼∶“嗯┅┅酸死物品了┅┅花心都被┅┅

被大龟头给磨烂┅┅捣碎了┅太爽了┅好哥哥……你……你快放┅┅我下来┅┅

我没力了┅┅快放我下来吧┅┅喔┅┅”

  小雄才走了几十步,听蕾蕾喊没力了,就坐在床边,双手将她的屁股一上一

下的抛动着。蕾蕾双腿自勾住的腰放下,双手抱紧小雄的脖子,双足着力的抛动

臀部,采取主动出击。

  蕾蕾双手按着小雄的胸腔,把小雄推躺在床上,然后她把屁股对着小雄,把

他的鸡巴吞到自己肛门里,屁股就像风车般旋转起来。

  这是昨天妈妈交给她的一招“毒龙转”

  如此一来,小雄支持不住了,只觉得龟头传来一阵阵趐麻酸软的感觉与自己

抽插骚穴的快感完全两样,也乐得口中直叫∶“啊呀┅┅亲爱的……你唷┅┅好

爽啊┅┅喔┅┅好骚太棒了┅┅喔┅┅”

  “嗯┅┅嗯┅┅怎麽样哥哥┅┅还可以吧?这是我妈教我的……厉害吧?…

…啊┅┅啊┅┅你的也顶得我┅┅好酸┅┅酸啊┅┅好涨……屁眼被你塞的满满

的……”

  几乎同时大叫着,两人攀上了性爱的极乐高峰┅┅